“垃圾围村”为何无人治理
更新时间:2019-02-27

与此同时,在镇政府查阅资料的袁瑞卿和阎军也有所收获。2016年,襄阳市政府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管理三年(2016-2018)举措打算》,清楚规定乡村生涯垃圾管理必须遵照“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县(区)处理”的模式跟无敞口露天垃圾池的工作标准。而黄集镇薛集村作为全区公共服务运行维护机制试点村,每年享受政府拨付的专项资金。2016年8月起,镇上的垃圾中转紧缩站也正式投入经营,承担起全镇生活垃圾转运工作。然而,2016年以来,薛集村从未将垃圾转运到镇上的垃圾中转站压缩,而是任由其堆放在一组的一个废弃堰塘里。长此以往,这里便成了让村民们苦不堪言的露天垃圾场跟传染源。

村民们的喜悦源自襄州区纪委监委的一次问责。

“村里的垃圾都清运走了,空气变清新了,环境也更好了,看来这次是动真格了。”谈起村里的环境变革,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黄集镇薛集村的王大爷面露喜色。

围绕举报线索,核查组兵分三路先前进行外围考核。一路到薛集村实地查看生活垃圾堆放情况。一路到镇政府、镇经管站查阅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政策文件及与薛集村生活垃圾治理有关的财务账目,另一路深入村组向当地村民理解生活垃圾管理情形。

2018年年底,襄州区纪委监委接到民众实名举报,反映薛集村生活垃圾违规倾倒、沾染环境,“垃圾围村”数年无人治理。接到举报后,区纪委监委高度重视,将该问题线索交由第二纪检监察室进行核查。

核查组来到薛集村一组的一个放弃堰塘,只见去世猪、牛粪、塑料袋、农药包装袋、金属罐、餐厨残余物等生活垃圾沉积成山,绵延数百米,时一直散发出阵阵恶臭,引得蚊蝇乱舞。

“我都快70了,垃圾场离我家还不到10米,出门待久了,就会头晕恶心,害得我和老伴没事都不敢出门了。”“进入冬季,垃圾的恶臭味还好一点,但其余时候,尤其是夏天,只有凑近这个地方,成群的苍蝇就会一窝蜂地追着人跑。”“垃圾堆放好多少年了,始终没人管。向村里、镇上都反应过,每次都只是简单填埋了事,有时也会就地焚烧,烧垃圾烟雾很大,气味难闻得很……”提起这片垃圾,村民们叫苦不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白小姐中特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